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历史故事,历史小说,历史人物,历史名人,历史文化,历史传奇,历史朝代

世界历史 历史故事 历史人物 历史小说 历史名人 历史文化 历史传奇 历史朝代
您的位置:历史吧 > 历史文化 > 经典名著 > 正文

「研读经典」读《资治通鉴》——江统《徙戎论》

日期:2016/10/12 19:56:08 来源:历史吧 人气:

【原标题】:

「研读经典」读《资治通鉴》——江统《徙戎论》

【标志词语】:

关中 陕西省 王朝 中国 汉中 朝廷 山西省 甘肃省……

【正文开始】:

读《资治通鉴》——江统《徙戎论》

作者:林海

「研读经典」读《资治通鉴》——江统《徙戎论》

原文:

世祖武皇帝下元康八年(公元298年)

秋,九月,荆、豫、徐、扬、冀五州大水。

初,张鲁在汉中,賨人李氏自巴西宕渠往依之。魏武帝克汉中,李氏将五百馀家归之,拜为将军,迁于略阳北土,号曰巴氐。其孙特,庠、流,皆有材武,善骑射,性任侠,州党多附之。及齐万年反,关中荐饥,略阳、天水等六郡民流移就谷入汉川者数万家,道路有疾病穷乏者,特兄弟常营护振救之,由是得众心。流民至汉中,上书求寄食巴、蜀,朝议不许,遣侍御史李苾持节慰劳,且监察之,不令入剑阁,苾至汉中,受流民赂,表言:“流民十万馀口,非汉中一郡所能振赡;蜀有仓储,人复丰稔,宜令就食。”朝廷从之。由是散在梁、益,不可禁止。李特至剑阁,太息曰:“刘禅有如此地,面缚于人,岂非庸才邪!”闻者异之。

张华、陈准以赵王、梁王,相继在关中,皆雍容骄贵,师老无功,乃荐孟观沉毅有文武材用,使讨齐万年。观身当矢石,大战十数,皆破之。

卷第八十三

【晋纪五】

孝惠皇帝上之下元康九年(公元299年)

春,正月,孟观大破氐众于中亭,获齐万年。

太子洗马陈留江统以为戎、狄乱华,宜早绝其原,乃作《徙戎论》以警朝廷曰:“夫夷、蛮、戎、狄,地在要荒,禹平九土而西戎即叙。其性气贪婪,凶悍不仁。四夷之中,戎、狄为甚,弱则畏服,强则侵叛。当其强也,以汉之高祖困于白登,孝文军于霸上;及其弱也,以元、成之微而单于入朝。此其已然之效也。是以有道之君牧夷、狄也,惟以待之有备,御之有常,虽稽颡执贽,而边城不弛固守,强暴为寇,而兵甲不加远征,期令境内获安,疆场不侵而已。

“及至周室失统,诸侯专征,封疆不固,而利害异心,戎、狄乘间,得入中国,或招诱安抚以为己用,自是四夷交侵,与中国错居。及秦始皇并天下,兵威旁达,攘胡走越,当是时,中国无复四夷也。

“汉建武中,马援领陇西太守,讨叛羌,徙其馀种于关中,居冯翊、河东空地。数岁之后,族类蕃息,既恃其肥强,且苦汉人侵之;永初之元,群羌叛乱,覆没将守,屠破城邑,邓骘败北,侵及河内。十年之中,夷、夏俱敝,任尚、马贤,仅乃克之。自此之后,馀烬不尽,小有际会,辄复侵叛,中世之寇,惟此为大。魏兴之初,与蜀分隔,疆场之戎,一彼一此。武帝徙武都氐于秦州,欲以弱寇强国,扞御蜀虏,此盖权宜之计,非万世之利也。今者当之,已受其敝矣。

“夫关中土沃物丰,帝王所居,未闻戎、狄宜在此土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因其衰敝,迁之畿服,士庶玩习,侮其轻弱,使其怨恨之气毒于骨髓;至于蕃育众盛,则坐生其心。以贪悍之性,挟愤怒之情,候隙乘便,辄为横逆;而居封域之内,无障塞之隔,掩不备之人,收散野之积,故能为祸滋蔓,暴害不测,此必然之势,已验之事也。当今之宜,宜及兵威方盛,众事未罢,徙冯翊、北地、新平、安定界内诸羌,著先零、罕幵、析支之地,徙抚风、始平、京兆之氐,出还陇右,著阴平、武都之界,廪其道路之粮,令足自致,各附本种,反其旧土,使属国、抚夷就安集之。戎、晋不杂,并得其所,纵有猾夏之心,风尘之警,则绝远中国,隔阂山河,虽为寇暴,所害不广矣。

难者曰:氐寇新平,关中饥疫,百姓悉苦,咸望宁息;而欲使疲悴之众,徒自猜之寇,恐势尽力屈,绪业不卒,前害未及弭而后变复横出矣。答曰:子以今者群氐为尚挟馀资,悔恶反善,怀我德惠而来柔附乎?将势穷道尽,智力俱困,惧我兵诛以至于此乎?曰:无有馀力,势穷道尽故也。然则我能制其短长之命,而令其进退由己矣。夫乐其业者不易事,安其居者无迁志。方其自疑危惧,畏怖促遽,故可制以兵威,使之左右无违也,迨其死亡流散,离逷未鸠,与关中之人,户皆为仇,故可遐迁远处,令其心不怀土也。夫圣贤之谋事也,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道不著而平,德不显而成。其次则能转祸为福,因败为攻,值困必济,遇否能通。今子遭敝事之终而不图更制之始,爱易辙之勤而遵覆车之轨,何哉!且关中之人百馀万口,率其少多,戎、狄居半,处之与迁,必须口实。若有穷乏,糁粒不继者,故当倾关中之谷,以全其生生之计,必无挤于沟壑而不为侵掠之害也。今我迁之,传食而至,附其种疾族,自使相赡,而秦地之人得其半谷,此为济行者以廪粮,遗居者以积仓,宽关中之逼,去盗贼之原,除旦夕之损,建终年之益。若惮暂举之小劳而忘永逸之弘策,惜日月之烦苦而遗累世之寇敌,非所谓能创业垂统,谋及子孙者也。

“并州之胡,本实匈奴桀恶之寇也,建安中,使右贤王去卑诱质呼厨泉,听其部落散居六郡。咸熙之际,以一部太强,分为三率,泰始之初,又增为四;于是刘猛内叛,连结外虏,近者郝散之变,发于穀远。今五部之众,户至数万,人口之盛,过于西戎;其天性骁勇,弓马便利,倍于氐、羌。若有不虞风尘之虑,则并州之域可为寒心。

“正始中,毌丘俭讨句骊,徙其馀种于荥阳。始徙之时,户落百数;子孙孳息,今以千计;数世之后,必至殷炽。今百姓失职,犹或亡叛,犬马肥充,则有噬啮,况于夷、狄,能不为变!但顾其微弱,势力不逮耳。

“夫为邦者,忧不在寡而在不安,以四海之广,士民之富,岂须夷虏在内然后取足哉!此等皆可申谕发遣,还其本域,慰彼羁旅怀土之思,释我华夏纤介之忧,惠此中国,以绥四方,德施永世,于计为长也!”

朝廷不能用。

柏杨白话版:

最初,张鲁在汉中郡(陕西省汉中市)时,賨部落(賨,音cóng)中的李姓部众,自巴西郡(四川省阆中市)的宕渠县(四川省渠县东北三汇镇)前往投靠。曹操克复汉中后(参考215年),李姓部众族长(佚名)率五百余家归降,曹操委任他为将军,迁到略阳郡(甘肃省静宁等县)之北,号称巴氐。他的孙儿李特、李庠、李流,都有才干武略,精于骑马射箭,豪爽侠义,乡里纷纷归附。

等到齐万年起兵,关中(陕西省)饥馑,略阳郡、天水郡(甘肃省天水市)等六郡饥民,向有粮食的地方逃亡,进入汉川(陕西省南部)的,有数万家。沿途有患病、贫苦的,李特兄弟常常照顾帮助他们,遂受到大家拥护。这批饥民到了汉中郡(陕西省南郑县),上书朝廷,要求前往巴蜀(重庆市、四川省)谋生,朝廷不准,派执法监察官(侍御史)李苾(音bì)“持节”,慰劳安抚,同时监视并阻止他们进入剑阁(四川省剑阁县北剑门关)。

李苾到汉中郡(陕西省南郑县)之后,接受饥民的贿赂,上书说:“饥民十余万口,不是汉中一个郡所能养活。巴蜀仓库存有粮秣,而又逢丰收,最好准许他们前往谋生。”朝廷批准。从此,饥民散布在梁州(四川省东北部及陕西省南部)、益州(四川省中南部及云南省)各地,朝廷不能禁止。李特经过剑阁时,叹息说:“刘禅(蜀汉帝国二任帝)有这样的地方,而竟被人双手捆绑,岂不是蠢材。”听到这话的人,对李特都另眼相看。

最高监察长(司空)张华、总立法长(中书令)陈准,认为赵王司马伦、梁王司马肜相继镇守关中,悠闲自得,骄傲蛮横,出兵已久,却毫无功绩。遂推荐积弩将军孟观:沉着坚毅,有文武方略。中央命孟观讨伐齐万年,孟观勇往直前,身先士卒,不避弓箭飞石,大战十数回合,一连击破变民。

299年(西晋 元康九年)

春季,正月,积弩将军孟观在中亭(陕西省武功县西)大破齐万年的氐部落军,生擒齐万年。

太子宫图书管理官(太子洗马)陈留郡(河南省开封市东)人江统,认为北方少数民族扰乱中原,应该早日断绝根源,把他们从内地迁出。遂撰写《徙戎论》,向朝廷提出警告,说:

“夷人、蛮人、戎人、狄人(《周礼》:东方少数民族称“夷”,南方少数民族称“蛮”,西方少数民族称“戎”,北方少数民族称“狄”),都居住在距中国本土三千里外的‘荒服’地带。姒文命(禹)平定九州,而西戎归服(上古时代的全国疆域,分为九州:青州、兖州、冀州、雍州、徐州、豫州、梁州、扬州、荆州。疆界不明,因《书经·禹贡》上,记载此九州名称,所以又称“《禹贡》九州”),其性情贪婪,凶悍残忍,而四夷之中,尤以西戎和北狄更为突出。势力弱的时候,对中国敬畏臣服;势力强的时候,即行背叛侵扰。当他们强大之际,刘邦(西汉王朝一任帝高祖)被困于白登(参考前200年)、刘恒(西汉王朝五任文帝)被迫在霸上驻防军队(参考前158年)。等到他们衰弱,正是刘奭(西汉王朝十一任元帝)、刘骜(西汉王朝十二任成帝)在位,国势中落,可是匈奴的单于却到中国朝见(参考前三三年、前二五年),这是明显的例证。所以圣明的君王,对待夷狄唯一的方法是:使我们一直处于警戒状态,经常严密防守,即令他们叩头臣服,进贡宝物;而沿边要塞城镇的备战行动也不放松(侯应反对匈奴取代边防军事,参考前三三年正月)。夷狄攻击时仅只把他们击退,从不穷追(指周王朝十一任宣王姬靖,讨伐北方猃狁民族,把他们驱逐出太原【山西省太原市】边境之后,即行班师),只盼望国境平安,边疆不受侵扰,就心满意足。

等到周王朝瓦解,各封国国君纷纷独立,疆界不能固定,而利害又不相同,戎狄遂利用这种机会,深入中国本土。有时候,中国也招抚他们,作为自己的力量。从此,四方蛮夷纷纷入侵,跟中国原住民——汉人,混合杂居。后来,秦王朝统一天下,军力远达四方,北方击败胡人(匈奴人),南方征服越人,在那个时候(前三世纪八〇年代),中国四方再没有蛮夷(指蛮夷全部并吞入中国)。一世纪三〇年代东汉王朝时,任命马援为陇西郡(甘肃省临洮县)郡长,击败叛变的西羌人,把他们迁移到关中(陕西省中部)开垦冯翊郡(陕西省大荔县)、河东郡(山西省夏县)一带空地荒田(参考三五年十月)。若干年后,人口繁衍,既仗恃自己的强大,又不能忍受汉人对他们迫害的痛苦。二世纪最初十年(东汉安帝永初年代),西羌各部落遂起兵叛变,朝廷官员被杀,军队溃散,城池不断陷落,人民遭到屠戮。邓骘之败(参考108年),叛羌兵锋,进入河内郡(河南省武陟县),十年混战,羌族跟汉族力量同时耗尽;任尚、马贤仅能使他们平静一阵而已(任尚事,参考117年;马贤事,参考126年)。从此之后,他们的残余力量仍在,只要遇到机会,即行背叛侵扰,东汉王朝中叶的灾难,以羌人的反抗最为严重。

曹魏帝国兴起之时,跟巴蜀(重庆市、四川省)分隔,西戎的压力,由两国分摊(曹魏帝国及蜀汉帝国)。曹操把武都郡(甘肃省成县)的氐人部落迁移到秦川(陕西省中部及甘肃省东南部;参考219年),为的是要减少敌国(蜀汉帝国)的人口,加强本国的实力,并用以捍卫边疆。这只是一时的变通之计,没有考虑到它的后遗症。到了今天(三世纪九〇年代),我们正承受这个后果。

关中(陕西省)地区,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历代帝王(周王朝、秦王朝、西汉王朝、新王朝)都在那里建都,从没有听说西戎、北狄适合那片土地居住。不是我们的族类,永不会跟我们同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前人乘他们衰弱之际,强迫他们迁移到首都一千里之内的‘京畿’地区,朝廷官员和普通平民,都轻视他们、欺侮他们,认为是一种天经地义的正常现象,使他们的愤恨和怨毒深入骨髓。等到他们人口够多,力量够大之时,不可避免的自会产生反抗之心。以他们贪婪凶悍的本性,加上累积已久的愤怒,一旦爆发,就不可收拾。他们身在国家的心脏地带,没有关卡要塞的阻拦,袭击毫无防备的人民,抢夺散布在田野间的仓库粮食,所以才会造成广大的灾害,发生不测的暴行,这是必然的后果,前例俱在,斑斑可考。

目前最紧急的事是,应乘朝廷的军事力量正达高峰,军事措施还没有懈怠,把冯翊(陕西省大荔县)、北地(陕西省耀县)、新平(陕西省彬县)、安定(甘肃省镇原县东南曙光乡,东晋移治泾川县)各郡的西羌族迁徙到先零部落(大小榆谷一带,今青海省贵德县至尖扎县一段黄河河谷)、罕部落、幵部落(幵,音jiān)、析支部落故地(黄河上游,直至赐支河首一带,今青海省玛多县)。把扶风(陕西省泾阳西北,曹魏时治所在兴平)、始平(陕西省咸阳市)、京兆(陕西省西安市)等郡的氐民族迁徙到陇山以西,安置在阴平(甘肃省文县)、武都(甘肃省成县)两郡之间。发给迁徙途中所需的粮秣,足够他们到达目的地,使他们回到祖先的故土。命移民区驻军司令(属国都尉)跟安抚军事总监(抚夷护军)就近照顾。西戎人跟汉人不再混杂在一起,各族住在各族土地之上,则他们纵然有侵略中国的野心,纵然想掀起战争,但距中国太远,中间隔着千山万水,即令有凶暴的行动,伤害的程度也不可能太大。

反对的人会说:‘氐族部落的叛乱刚刚平息,关中正逢饥馑,又瘟疫流行,人民愁苦,都盼望得到休息安静,却忽然驱使这些疲惫憔悴的部众,迁移这些心里仍猜疑恐惧的叛徒,恐怕我们的力量不够,功业不能完成。前面的大祸还没有完全平定,后面的大祸又跟着爆发。’我的回答是:‘你认为现在屈服的氐族部落还有潜在的反抗能力?他们后悔过去作恶,放下武器,难道是感谢朝廷的恩德,诚心降服?或者是不能再战,走投无路,智慧和力量全都枯竭,恐怕我们的大军屠杀,才不得不归顺?’回答说:‘当然是不能再战,走投无路之故。’那么,我们既可以控制他们的生命,自可以控制他们的进退。欢喜他所从事工作的人,不会改变他的工作;欢喜他居住地方的人,不会考虑搬家。现在,我们正是要利用他们疲惫憔悴和猜疑恐惧的心理,用兵威震慑,使他们听从我们的指使,而不敢违抗。现今,他们死的死、散的散,流亡各地的夷族,还没有全部集结,关中人民,家家户户对他们都怨毒入骨,所以要他们迁往远处时,他们不会留恋脚下乡土。

圣贤计划一件事情,要在事情尚未发生前,就看到事情发生;要在变乱尚未爆发前,使它不会爆发。看不出任何痕迹,道路已经修平;看不出惊天动地的举动,事情已经完成。其次,也能转祸为福,反败为胜,使难关得以渡过,艰苦可以突破。现在,我们面对一场大难的终局,却不去筹划一个好的开始。畏惧改变车道的困难,而坚持仍在翻过车的旧路上奔驰,这是为什么?关中人口多达一百余万,大约估计,戎人、狄人占有一半,让他们留下来也好,要他们迁出去也好,都必须有充分的粮食。如果粮食缺乏,不能供应,必须搜索关中所有的储存,去保全他们活命;这样做,他们才不会为了恐惧饿死,而出来抢掠。而今,朝廷命他们迁移,沿途供应饮食,让他们回到祖先故土,依附他们的同族,互相照顾。秦地(陕西省中部及甘肃省东部南部,均是秦王国故地)汉族,还可以得到另一半的粮食,这正是给行人谷米,给居民仓储,减轻关中所受的压力,肃清盗匪的来源;免除不断侵害,建立永久和平的方案。如果畏惧短时间的辛劳,而抛弃可以使万世太平的良策,只不过不愿付出几天几月的代价,反而留下几代都逃不脱的灾难。这可不是所谓开创大业,留传万世,为子孙打算的长程谋略。

并州胡人,本是凶恶的匈奴贼寇,建安时代(三世纪初年),当时东汉王朝的魏王曹操,命右贤王栾鞮去卑,引诱单于(四十二任)栾鞮呼厨泉到邺城(河北省临漳县西南邺镇),因而被留作人质,遂分割他的部众,散布六个郡之内(参考二一六年。六郡:平阳郡【山西省临汾市】、西河郡【山西省离石县】、太原郡【山西省太原市】、新兴郡【山西省忻州市】、上党郡【山西省黎城县西南】、乐平郡【山西省和顺县西北】)。到了六〇年代中叶(曹魏帝国末年),因为‘部’太强大,每‘部’遂再分为三支。七〇年代初叶,增加到四支。于是,右贤王刘猛叛变,结合其他民族的叛徒(参考二七一年)。最近又有郝散起兵,在穀远(山西省沁源县)发难(参考二九四年)。而今,五部加在一起,已有数万户,人口之多,超过西戎,而匈奴人天性骁勇,精于骑马射箭,战斗力之强,远超过氐人和羌人。如果不认清有一天终有掀起战火的可能性,则并州(山西省)区域使人寒心。

正始年代(三世纪四〇年代),毌丘俭攻击高句骊王国(参考二四六年),把高句骊人民强迫移居荥阳(河南省荥阳县),开始时,不过数百户人家,子孙繁衍,而今已多到以千计。再过几代,人口将更兴盛。百姓一旦失去土地,不能耕种,还要反叛逃亡;狗和马一旦肥胖强壮,还要咬人;何况夷狄,能不发生变化?目前只是不够茁壮,力量不允许他们如此而已。

主持国家大计的人,所面对的事,不应只忧虑国家贫困,而应忧虑国家不安。中国有四海之大,人民富庶,难道非把异族留在国内,然后才能立国?对这些异族,朝廷应明白宣布,耐心解释,送他们返回故土,一方面解除他们的思乡之苦,一方面也解除中国内部的忧患。《诗经》说:‘爱护中国,安抚四方。’(《大雅·民劳》篇,“惠此中国,以绥四方”)。功德永留于世,在谋略中应属最好的计策。”

然而,朝廷不能采纳。

读书笔记:

有史以来,民族问题始终是困扰中央政权的重大问题,这一问题的核心,有时在民族关系,但更多的时候不在民族关系,而在官僚体制。少数民族居住在边疆,属于艰苦的地方,官员们往往不愿意去那里任职,所以派驻的官员,大多是一些二流角色,贪脏枉法,欺压百姓,最终导致“官逼民反”。

我对江统的《徙戎论》并不赞成,因为民族融合对于提高生产力、文化繁荣、提高人品素质都有好处,“徙戎”的主要好处除了他说的远离王朝核心地区,更重要的是使少数民族脱离贪官污吏的压榨,避免矛盾激化。但是当中原王朝战乱衰落时,少数民族力量同样会卷土重来。问题的根本解决之道在政治清明,但是在封建社会,这显然做不到。

柏杨:江统先生的《徙戎论》,是历史上考虑最周密,计划最详尽,又最切实可行的一个伟大方案。晋王朝如果能够执行,将呈现划时代的民族大迁移的景观。以当时种种条件,一定可以完成。可是,朝廷的权力,这时握在以皇后贾南风为首的贾家集团之手,贾南风不过一个泼妇,贾谧和郭彰,更是纨绔少年,三个目光如豆的颟顸男女,只知道享受荣华富贵,连他们屁股底下坐的是一个火药库都不知道,又焉能知道国家百年大计。然而,也只有这时候才是千年难逢的良机,有力量执行这个伟大的任务。时机一眨眼便永远消失,过了这个村,便没有这个店。

不过,江统把灾难全部归罪于少数民族,不但不公平,也根本没有触及问题核心;只看见疯子杀人,而没有看见是谁把致疯的毒药放到对方碗里;强迫少数民族喝下致疯的毒药,而痛责他们发疯,诟骂他们性情贪婪、凶悍残忍,是把事情本末倒置。恰恰相反,少数民族比汉族朴实得多、纯洁得多,没有暴君暴官“性情贪婪,凶悍残忍”的迫害虐待,少数民族不会叛变。这种虐待不除,纵然把少数民族全体驱逐,留下来的全是“善良”的汉人,难道就可平安无事?黄巾集团的变民,岂是东夷西戎北狄南蛮?暴君和贪官污吏,是封建体制没有能力解开的死结,此结不解,血脉不通。而此结偏偏五千年来都无法解,所以血脉也就五千年来没有几天通过!因而也就灾难不绝,武装抗暴不断。《徙戎论》救不了中国,政治行为来自文化规范,舍去在文化上探讨,其他都是枝枝节节,又何况连枝枝节节也因国家领导人非暴即昏之故,无法实施。

「研读经典」读《资治通鉴》——江统《徙戎论》

长安街读书会

相聚长安街,走读长安街。长安街读书会是在中央老同志的鼓励支持下发起成立,旨在继承总理遗志,践行全民阅读。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学习、养才、报国。现有近千位成员主要来自长安街附近中直机关及各部委中青年干部、中共中央党校学员、国家行政学院学员、全国青联委员、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等喜文好书之士以及中央各主要出版机构的资深出版人学者等,书友以书相聚,以学养才。

刚刚

长安街读书会长安街读书会: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自助申请入会。

【阅读延伸】:

学习历史、正史,了解野史,趣史,就上有态度的历史网:中国历史吧-www.historyba.com

您会喜欢的相关文章:

司马光《资治通鉴》选择三家分晋为起点,是个啥意思?

晚清名臣曾国藩遗嘱,揭秘曾剃头不为人知的为人处世之道

老猫:古代异族的奇葩女人

“徐娘半老”,徐娘到底是谁?做了什么事?

千年前一支古罗马军队神秘失踪,或被汉武大军俘虏至甘肃融入汉朝

皇帝召幸她,却来了月事,宫女假扮她侍寝,却延续了整个汉朝